秦愫

今生花只为当年叶

他们的故事③


☞ 私设注意!

☞ OOC严重!!

☞现代冬巡组!!!

☞幼儿园文笔

ok?

那么继续吧♡

“Around the world...”
她扬起嘴角,心情愉悦

窗外
灯光悠闲地流洒下来,落入大地、土壤,而道路上却没有行人,也许由于正值凌晨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法斯和安特库渐渐熟络了起来
她成为了酒吧的常客

法斯总是会在每一天的深夜来到
而安特库也会微笑着递过去一杯早就调好的酒,然后说一声“晚好”

“好似一对老夫老妻的相处方式呐~”

这是酒吧服务员戴亚挽着她的男朋友兼同事波尔茨一脸甜蜜地说的

无言,但默契

他们会聊很多
可能会讲天文地理,却又时常与邻居友人等扯上关系

讲到可喜之处总是相视着捧腹大笑,悲伤时又互相为热泪盈眶的对方递上纸巾

他们会聊鸡尾酒的品种,会谈到最近热门的歌曲,提起某家的太太又与某家的先生有了什么暧昧...

法斯吐出一口白雾,薄荷色的眼中满是对过去的向往

“真的...很开心啊”

在互相了解了后,安特库提出一同去户外写生

“诶诶,写生吗”
法斯瞪大了眼睛,薄荷的眸子中倒映着安特库微笑的神情

安特库点了点头

“没错,法斯你有空吗”

在经过法斯的强烈抗议后,安特库不在一口一个“小姐”地叫了

见法斯没有反对,安特库就打开手机,打开相册,将一张图给法斯看

“这里是...绪之滨?”
法斯凭借着记忆认出了这个地方

“是的”
安特库收回手机,笑着说道
“这里很安静,是个写生的好地方”

在商量好了时间后,已是早晨,太阳从地平线上探出了头

她准备回去了

法斯推开了酒吧的门

寒风扑面而来

经过一夜大雪,城市的房顶上积起了一层厚雪,望出去,就像连绵起伏的雪山

法斯缩了缩脖子,裹紧了围巾,朝着初升的太阳走去

直到看着那小小的人影被阳光吞噬,安特库才移开了目光

厚厚的积雪在金色的光芒下开始融化

这是最后的冬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医院码的字,吸鼻涕ing

又感冒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码出④来

难受(ಥ_ಥ)

爱你们♡
祝我早日康复(๑´ㅂ`๑)

冬巡组 他们的故事①

☞ 私设注意!

☞ OOC严重!!

☞ 现代冬巡组!!!

☞幼儿园文笔

ok?

那么继续吧♡

我在酒吧认识了一位奇怪的女士

她总是喜欢坐在吧台的倒数第二个位子,然后留出一个空位,在其上放一小杯Last kiss

她说,她恨一个人
但是当她提起那个人时她的眼中却饱含着浓浓的爱意,和化不开的悲伤

她的名字叫做法斯法菲莱特

这是她的,不,是他们的故事



现在是凌晨1点

酒吧里烟酒肆起 ,各种的色情壁纸贴满了斑驳的墙。炫目的灯光将调情的各色男女的影子和疯狂印在了色彩斑斓的玻璃上

法斯照例的独自坐在吧台的最后一个位置,斜眼睨着那些喝的酩酊大醉,丑态百出的男女们

随手拿起铅笔,在画纸上留下了痕迹--宛如将眼前的场景拓印下来一般逼真的速写画

好似是满意这幅画,法斯晃了晃手中精致的透明高脚杯,里面的液体在灯光下折射出薄荷绿的光辉。她抬起纤手轻轻抿了一口,甜腻的味道在舌尖蔓延开来,她不禁沉醉在这甜美的回味中

“啪啪啪”鼓掌声在她耳边响起

她抬起头,一位穿着酒保服的男人正面带微笑的看着她,他有着白到透明的短发,白皙的肌肤,嘴角那丝笑意以及那如同天使般的容颜令她恍然失了魂

灯束仿佛生性顽劣的孩子,在法斯和这位陌生的男子之中徘徊着

法斯感到她的脸有点发烫

半晌她才张嘴想说些什么,却是他先开口了

“您喜欢Manhaitun(曼哈顿)?”
他的声音很好听,富有磁性,还带着一些大男孩的成熟,略显沙哑

“是的”法斯靠在吧台上,单手慵懒的撑着头

“那您可知道它的...

“失恋时疗伤所用,我知道”
法斯打断了他的话,毫不客气的

气氛变得格外的尴尬

......

也不知是否是想缓解这种为难的谈话方式,男人换了个话题

“您会画画?”他好看的眸子满含笑意,注视着方才法斯手中的那幅速写画

“是的”还是一样冷漠的回答

男人似乎并没有在意,微笑着说道
“小姐画的如此惟妙惟肖,一定是在素描上造诣极深吧,看的我也有些心动了。小姐可否让我为您画一张呢?”

法斯愣住了,半晌她皱起好看的眉,发问:“你不是个调酒师吗,你会画画?”

面前的男人轻轻的笑了,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突然做起来自我介绍:“我叫安特库,职业漫画家”

“至于调酒师嘛...”安特库朝法斯眨了眨眼,“是兼职”

现在是凌晨4点

外面下着纷飞的大雪,仿佛要将什么东西掩埋一般,在毫无行人的道路上积得很高很高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多年后,法斯如是回忆道





___________________

看完的人就请给我一个小心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