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愫

今生花只为当年叶

[永七] 幽桐×女指挥官

无题

emmmm写这篇文的起因是发现没什么人写幽桐战斗时的样子呐(每次看幽桐战斗时就一脸花痴样的我很不满( •̀∀•́ ),所以就ooc了一下啦ヽ(゚∀゚)ノ,话说我也没写太多幽桐战斗的模样吧..)

本来想写幽桐×男指挥使的,但是写着写着就...
你们懂的(ಥ_ಥ)

有那么点意识流

反正,祝食用愉快啦~~




他低下头,修长的手指附上甘狄拔,指尖轻轻弹拨,金色的箭雨就如流水般倾泻而下。
“降临吧,箭之雨”
一时如繁星坠落,星光闪烁,宛若那时他倒映着星空的双眸。



“指挥使, 指挥使 ?”
“呐呐,指挥使桑?”
你这才回过神来,眼前的人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你,强烈的注视感使你不自在地偏移了视线,过了半晌你才平稳心境,开口问。
“幽桐...怎么了吗”
闻言幽桐轻笑了起来,你偷偷的侧眼瞄了一下他的笑颜,又立刻偏转头去,装作无事发生的模样。
“啊啦,您也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可是说好了要一起去中央城区巡查的哦”
看到你如梦初醒的样子,他无奈地露出了宠溺的笑,“指挥使迷迷糊糊的这一点也很可爱呢”
你“嘭”的一下红了脸,支支吾吾地推着幽桐就这么出了中央庭。

现在正值夏季,你一边进行巡逻,一边抬手压低宽大的帽檐,避免阳光照到自己裸露的皮肤上。你愤愤舔了一口幽桐买的抹茶冰淇淋,抱怨着这热的要命的天气。幽桐没有附和,只是微笑着,温柔地侧身帮你拭去了嘴边没吃干净的冰淇淋,似乎还微微用指腹摩擦了你微红的脸颊。只听他笑着问为什么你的脸这么红,你支支吾吾地说是因为天气太热了,抬眼看见了他眼中止不住的笑意。
你有些局促地转移了视线,大道上尽是出来约会的情侣,一个个挽着手,亲密地调笑着。你的目光锁定在了他们十指相握的手上,脑里浮现出了你身旁的人,又不禁面红耳赤。
正胡思乱想中,你垂在身侧的手好像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触摸了一下,你扭过头去,看见了幽桐那绚烂的金色眸子中流露着一种不知名的感情。
“可以吗?”
你听到他轻轻的问。
哈?你有些懵,但这似乎被幽桐理解成了默许。
......
他牵起了你的手。
你瞬间僵硬了,任由着幽桐牵着你的手在人流中穿梭。
他的手很大,节骨分明,被握的很有安全感,摸起来却是软软的,手心也没有作为一位弓手必有的茧。还带着丝丝凉气,在炎炎夏日摸起来也令人感到舒适。
你抬起微红的脸,看着他的俊美的侧脸,在如愿引来前者询问的目光后,你清清嗓子,刚想张嘴说些什么,前方就爆出了一阵凄惨的尖叫声,把你刚想说的话堵在了喉咙里。
你们同时往前方看去,也几乎是同时,远处的那幢高楼轰然崩塌,伴着黑色的雾气,一群怪物蜂拥而出,又引来一阵尖叫。
是黑门!

你感到幽桐握紧了你的手。
“队长。”他呼唤你的名字,向前踏了一步,甘狄拔正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我先去保护人们,队长就先去联系晏华,带一点人手过来。”
“不行!”你猛的拉住他的衣袖,力气大的连自己都惊讶,“你一个人太危险了,还是...”
“队长。”同样的话,又带了些劝说的意味。他伸手摸了摸你的头,露出了温柔的笑,“我不会有事的,我发誓。”
你眼睁睁地看着幽桐的身影一个转身消失在风中,再也无处可寻。
你感到有什么落在了你的手心,你低头,金色的光在泪眼中变得朦胧。
那是一片银杏叶。

你按照幽桐所说的做了,但当晏华带着其他神器使到达中央城区时,你却只看到了他冰冷的活骸化尸体。他曾经与你相牵的手现在已经布满了可怖的紫色结晶。雷切尔遗憾地对你摇摇头,低声安慰你道:“他一定战斗到了最后一刻。”你的眼睛忽然模糊了,眼泪挣扎着涌出了眼眶,你忍不住地哽咽,泪珠止不住地往下淌。

“喂...幽桐,你食言了”

你用颤抖的双手将那片依旧是金黄的银杏叶放在他的身前,倾身在他微微翘起的嘴角印在一吻。

你想起了他战斗时的姿态,是那么的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