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愫

今生花只为当年叶

突然的脑洞ヽ(゚∀゚)ノ

咳,半夜睡不着的时候就突然想起很早很早之前就想写的文。 万能执事幽桐(男)×指挥使(女)

设定是幽桐在小时候被指挥使收养,然后就因为其温柔可人长得还俊(喂),就阴差阳错地成为了指挥使的管家(???说好的执事?)
接下来就是一如既往的日常,指挥使就这么渐渐爱上了幽桐(!!!),幽桐也如此这般的被指挥使的傻乎乎所感染,逐渐找回自己真正情绪,能够坦诚地与人相待的奇妙幻想故事。

名字还没想好,emmm有想法的可以评论区见

欢迎大家来找我讨论(๑´ㅂ`๑)

接下来是引子~~感兴趣的就看一下吧









他一头耀眼的金发,与之相反的是半闭的同色双眸,在烛火微微的暖橘中折射出晦暗的光。双手半垂,若不是他遍布伤痕的纤细玉指正在颤抖,你会以为在你眼前的是一个极度仿真,没有呼吸的人偶。

你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幽...幽桐?”
你听到自己小心翼翼地发问。

眼前的人在听到自己的名字时,微微抬起了头,露出精致的五官。随及像机器一般缓缓扯出了一个礼貌而又谦和的微笑。
就像坠落凡间的天使一般。

“您好。”
他的声音清澈温和。

可为什么...你的眼中却没有笑意呢。

[永七]赛斯×男指挥使

写完作业发现整个寒假就码了一篇文...
于是就出现了这一篇
皮皮赛真的好,我的苟王

不要问我为什么写刀子

我就喜欢就虐你们(丧心病狂)





————————————————————

[神是不会死的]
他歪着头,阳光从他的身后照来,却被他凌乱的棕色长发挡住,只能不甘地盘旋于他肩上的羽蛇权杖。
看不见他的脸,你不知为何扭过头去,感到温热的液体从你眼眶中滑落。
一定是因为阳光太耀眼了。






好久没见到赛斯了。
你无聊地躺在中央城区的长椅上,无视了因被侵占了领地而气得原地转圈的那只棕色长毛猫,霸道地占据了整个长椅,在树荫下昏昏欲睡。
什么嘛,特意向晏华请了半天假来找赛斯,竟然还不在。你不满地眯着眼睛,看着手中还未有回复的终端,报复性地狠撸了一把还在转圈的那只傻猫。
嗯,手感还不错?
尝到了甜头的你一把将它拎了起来,不顾它的挣扎,就开始揉捏着它柔软的毛发。那只猫也被你摸得没脾气,舒服地躺在你的怀里,偶尔发出几个闷闷的鼻音。
就在你快要闭上眼睛的时候,怀中的猫突然站了起来,踩着你的头当做跳板,猛的窜了出去。
只听身后有人夸张的哎呦了一声“我的小心肝小宝贝儿,见到我怎么这么热情呢”
这声音...听起来怎么就这么耳熟呢
你甩了甩发昏的脑袋,转头看去,正好撞上了那双清澈的碧蓝眸子,一瞬间竟是被他眼中那口清泉夺去了魂。
他歪着头,阳光从他的身后照来,却被他凌乱的棕色长发挡住,只能不甘地盘旋于他肩上的羽蛇权杖。
啊...是赛斯
沉默了许久,还是对方先大惊小怪地开口了,“哎呦喂,这不是队长嘛,不好好在中央庭工作,怎么跑到中央城区来了。”
你定了定神,随及摆出一副凶恶的模样,问道,“你怎么不回我消息,你的终端呢?”
赛斯干咳了两声,抓了抓杂乱的头发,试图萌混过关,却看到你仍旧目光如炬地盯着他,只好瘪了瘪嘴,如实交代,“...丢了”
“丢了,丢在哪了!?”
看着你咄咄逼人的样子,他挠挠后颈,偏了偏脑袋,小声嘟囔道,“记不太清了...”
你看了看他委屈的表情,叹气,只好作罢。
“我陪你去找,昨晚去了哪里?”
“真的?”赛斯满脸的惊喜,眉眼间还带了些狡黠。他凑到你身边,轻笑道“大人的夜生活可是很丰富的哦。”
“......我就不该帮你的”
你满脸黑线,转身就要离开,却被赛斯一把抱住了大腿,鬼哭狼嚎道,“我我我开玩笑的!指挥使大人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要是我终端丢了的事被华仔知道了,我下下下个月的工资又要没了QAQ”
你嫌弃地低头看着把鼻涕眼泪抹了你一腿的腿部挂件,默默地在心中给他再打上一个标签,
“败类”


夕阳已是摇摇欲坠,去了好几家酒吧寻终端无果的你伸了个懒腰。偏头去看赛斯时,发现他也在看着你。他笑了起来,笑出一口洁白的牙,那双蔚蓝如海的眸子也饱含笑意,像是晴空下波光粼粼的海面,纯净而又不染风尘。一缕缕棕色的长发也肆意地飘了起来,一瞬间,眼前的人恍若与世隔绝。
他与你在长椅上并坐,温暖的风轻吻着你的脸。你哀怨地瞪了赛斯一眼,后者好整以暇地望着你。
“嘿,指挥使~”他正用一种皮的不得了的语气说着同样皮的话:“我知道一家不错的店(♂),要不要一起啊~~”
你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你有钱吗?”
“这不有你嘛(づ ̄3 ̄)づ”赛斯笑嘻嘻地作势要将手搭上你的肩膀,但被你一脸嫌弃地躲开了。
你看着即将坠落的那轮红日,转头对赛斯道:“走吧。”
“嗯?”他愣了一瞬。
你没好气地敲了敲他的脑袋,头也不回地就向前走:“我请你吃饭。”
你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从他语句中那溢出的喜悦你可以想象到,“哇,队长你真是我的好兄弟!!”
两个人,在被夕阳染红的街道上漫步,长长的影子在身后肆意的摇晃,好不逍遥。



那晚过后,你没有再见过赛斯,你也没有想到,那竟是你与“他”最后的诀别。



你躺在公园的长椅上,现在正值正午,是午睡的好时候,可你却毫无睡意。
那只猫还在你的脚边转悠,被你抱起来,与你的眼睛齐平。
它有很漂亮的眼睛,就像...
你想起了那个午后,那个男孩背对着阳光朝着你笑,在你的心中激起重重波澜。
在你愣神时,它纵身一跃,扑入另一人的怀中。
你下意识地扭过头去,却在看到来人时僵硬了。
他歪着头,阳光从他的身后照来,却被他凌乱的棕色长发挡住,只能不甘地盘旋于他肩上的羽蛇权杖。
赛斯啊...
浅棕的头发张扬在风中,缤纷的花瓣飘拂过他的身周,血腥弥漫中,有一种近乎妖异的美。
你笑了,格外地释然。
[神是不会死的]



“你说什么!?”你心中一惊,拍案而起。
眼前的人好像并没有任何触动,机械一般的向你继续汇报,“神器使,神官赛斯,已活骸化。请指挥使亲自捕获并处理。”

[永七] 幽桐×女指挥官

无题

emmmm写这篇文的起因是发现没什么人写幽桐战斗时的样子呐(每次看幽桐战斗时就一脸花痴样的我很不满( •̀∀•́ ),所以就ooc了一下啦ヽ(゚∀゚)ノ,话说我也没写太多幽桐战斗的模样吧..)

本来想写幽桐×男指挥使的,但是写着写着就...
你们懂的(ಥ_ಥ)

有那么点意识流

反正,祝食用愉快啦~~




他低下头,修长的手指附上甘狄拔,指尖轻轻弹拨,金色的箭雨就如流水般倾泻而下。
“降临吧,箭之雨”
一时如繁星坠落,星光闪烁,宛若那时他倒映着星空的双眸。



“指挥使, 指挥使 ?”
“呐呐,指挥使桑?”
你这才回过神来,眼前的人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你,强烈的注视感使你不自在地偏移了视线,过了半晌你才平稳心境,开口问。
“幽桐...怎么了吗”
闻言幽桐轻笑了起来,你偷偷的侧眼瞄了一下他的笑颜,又立刻偏转头去,装作无事发生的模样。
“啊啦,您也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可是说好了要一起去中央城区巡查的哦”
看到你如梦初醒的样子,他无奈地露出了宠溺的笑,“指挥使迷迷糊糊的这一点也很可爱呢”
你“嘭”的一下红了脸,支支吾吾地推着幽桐就这么出了中央庭。

现在正值夏季,你一边进行巡逻,一边抬手压低宽大的帽檐,避免阳光照到自己裸露的皮肤上。你愤愤舔了一口幽桐买的抹茶冰淇淋,抱怨着这热的要命的天气。幽桐没有附和,只是微笑着,温柔地侧身帮你拭去了嘴边没吃干净的冰淇淋,似乎还微微用指腹摩擦了你微红的脸颊。只听他笑着问为什么你的脸这么红,你支支吾吾地说是因为天气太热了,抬眼看见了他眼中止不住的笑意。
你有些局促地转移了视线,大道上尽是出来约会的情侣,一个个挽着手,亲密地调笑着。你的目光锁定在了他们十指相握的手上,脑里浮现出了你身旁的人,又不禁面红耳赤。
正胡思乱想中,你垂在身侧的手好像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触摸了一下,你扭过头去,看见了幽桐那绚烂的金色眸子中流露着一种不知名的感情。
“可以吗?”
你听到他轻轻的问。
哈?你有些懵,但这似乎被幽桐理解成了默许。
......
他牵起了你的手。
你瞬间僵硬了,任由着幽桐牵着你的手在人流中穿梭。
他的手很大,节骨分明,被握的很有安全感,摸起来却是软软的,手心也没有作为一位弓手必有的茧。还带着丝丝凉气,在炎炎夏日摸起来也令人感到舒适。
你抬起微红的脸,看着他的俊美的侧脸,在如愿引来前者询问的目光后,你清清嗓子,刚想张嘴说些什么,前方就爆出了一阵凄惨的尖叫声,把你刚想说的话堵在了喉咙里。
你们同时往前方看去,也几乎是同时,远处的那幢高楼轰然崩塌,伴着黑色的雾气,一群怪物蜂拥而出,又引来一阵尖叫。
是黑门!

你感到幽桐握紧了你的手。
“队长。”他呼唤你的名字,向前踏了一步,甘狄拔正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我先去保护人们,队长就先去联系晏华,带一点人手过来。”
“不行!”你猛的拉住他的衣袖,力气大的连自己都惊讶,“你一个人太危险了,还是...”
“队长。”同样的话,又带了些劝说的意味。他伸手摸了摸你的头,露出了温柔的笑,“我不会有事的,我发誓。”
你眼睁睁地看着幽桐的身影一个转身消失在风中,再也无处可寻。
你感到有什么落在了你的手心,你低头,金色的光在泪眼中变得朦胧。
那是一片银杏叶。

你按照幽桐所说的做了,但当晏华带着其他神器使到达中央城区时,你却只看到了他冰冷的活骸化尸体。他曾经与你相牵的手现在已经布满了可怖的紫色结晶。雷切尔遗憾地对你摇摇头,低声安慰你道:“他一定战斗到了最后一刻。”你的眼睛忽然模糊了,眼泪挣扎着涌出了眼眶,你忍不住地哽咽,泪珠止不住地往下淌。

“喂...幽桐,你食言了”

你用颤抖的双手将那片依旧是金黄的银杏叶放在他的身前,倾身在他微微翘起的嘴角印在一吻。

你想起了他战斗时的姿态,是那么的耀眼。

我永远喜欢濑由衣 jpg.
她是天使啊
吹爆(づ ̄3 ̄)づ

[永七]失眠 (幽桐向)

当幽桐醒来时,是半夜,窗外正下着雨
断断续续的雨声仿佛声声敲在他的心上,他感到了一丝烦躁
雨势虽小,却扰得人不得安宁

他翻身下床,踢踏着拖鞋走进浴室,镜子里的自己看上去很是憔悴,他暗暗觉得好笑,抬起手捋了捋一撮翘起来的金发

浴室里传来的水声盖过了淅淅沥沥的雨声

洗了澡,浴室里烟雾弥漫,幽桐擦着头发,宽大的浴袍裹在他的身上,一小块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锁骨隐隐暴露在空气中

他游离着目光,将毫无焦距的眼神投向了还留有他余温的双人床上,床头的相册反射出淡淡的光。像是不想打扰相片上的人似的,他轻轻地关上了门

偌大的屋子,大概是由于缺少生气而格外阴森。尽衣着浴袍的幽桐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寒战,随后才想起来自己已是神器使,感觉不到寒冷,便自嘲地笑了笑,却不自觉地裹紧了身上的衣物

反应回来时,他已站在巨大的落地窗户前,俯瞰着这座城市无比绚烂的夜景,沾满了雨珠的玻璃倒映出面前的男人的忧郁脸庞,夜空中闪烁着的星幕与他的脸重叠,映得他的双眼如同宝石一般闪闪发光。他伸出手,好似要去触碰眼前的“自己”,却伸到一半,仿佛害怕着什么似的犹豫着停住了这个无比简单的动作。
他的双手最终还是无力地垂在了身体两侧,纤长的睫毛在眼前投下一片阴影

他开口了,明明很轻,却在这空旷的房间里回响了很久
“明明...连人类都不是”

再次抬起头时,眼前的男人已经恢复了平常那副令无数少女所倾倒的温和的笑容,略长的金发无风自动。就像战斗中的他那样耀眼,他记得指挥官曾经一脸激动地如此说过

他就这么站着,直到城市中的点点繁星被太阳的光辉所掩盖










躺在病床上突然的脑洞(๑´ㅂ`๑)
看完的给我一个小心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