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愫

今生花只为当年叶

薛洋

他愣愣地盯着那片殷红,许久,竟是忽然笑了起来。

他笑得煞是疯狂,面目狰狞,身体止不住的剧烈颤抖,好像要把全身的力量都耗尽于此,天地为之色变,条条雷龙翻于滚滚黑云中。

一阵笑后,他低下头,双手覆于脸上,喉结上下耸动,从深处发出了一声沙哑的嘶吼,如同野兽濒死前的呜咽。

许久,他才仰头看向躺在血泊中的人。

“道...长。”
他像醉汉似踉踉跄跄地走到他面前,蹲下来,伸出微微颤抖的手,环抱起了他。

“不准离开洋洋...”

一滴水渍,从他眼角滴落。

他笑了,露出了尖尖的虎牙,像个得了糖的孩子。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