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愫

今生花只为当年叶

如梦[白起向]

混更~~
特别特别短小
不喜勿喷



祝食用愉快(๑´ㅂ`๑)









他抱着双臂,半个身子倚在树上,大概是如火的夕日倒映于如同琥珀般干净纯澈的眸子中,平日里桀骜不屈的模样,竟是随这微风如沙散去,只留下当年那般孜然一身的少年。

半垂的双手触到了身后斑驳的树干,那是一棵年事已高的银杏老树,从他记事时就长得郁郁葱葱。年少时他总喜欢站在高高的树枝上,无言地眺望远方没有边际的碧色,或是仰头对上那抹深秋午后的阳光,冰冷而又不带着任何的色彩。就像他一样,眼底的那层永不为任何人溶化的冰霜,总是让别人退避三舍。而他们不曾知晓的是,深藏于万丈冰封下的,是他不曾吐露的真心。

他那双布满老茧的手轻抚银杏树同是伤痕累累的身躯,曾经,似是有这么一双年幼的手也如此,用他稚嫩的手掌紧贴着还新的树皮。时光如梭,一大一小的手掌便重叠起来,过去的稚嫩蜕变出今日的老成,而他却依旧还是那个他。

他回想起曾经无家可归的他在空无一人的夜路中徘徊,在一片茫茫中只有飞蛾的扑闪翅膀的扑棱声和撞击灯罩的嗡嗡声回荡。他回过头,看到影子被昏暗的光拉的很长很长。

在漫长的夜里,只留他一人独自迷茫。








评论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