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愫

今生花只为当年叶

[永七]赛斯×男指挥使

写完作业发现整个寒假就码了一篇文...
于是就出现了这一篇
皮皮赛真的好,我的苟王

不要问我为什么写刀子

我就喜欢就虐你们(丧心病狂)





————————————————————

[神是不会死的]
他歪着头,阳光从他的身后照来,却被他凌乱的棕色长发挡住,只能不甘地盘旋于他肩上的羽蛇权杖。
看不见他的脸,你不知为何扭过头去,感到温热的液体从你眼眶中滑落。
一定是因为阳光太耀眼了。






好久没见到赛斯了。
你无聊地躺在中央城区的长椅上,无视了因被侵占了领地而气得原地转圈的那只棕色长毛猫,霸道地占据了整个长椅,在树荫下昏昏欲睡。
什么嘛,特意向晏华请了半天假来找赛斯,竟然还不在。你不满地眯着眼睛,看着手中还未有回复的终端,报复性地狠撸了一把还在转圈的那只傻猫。
嗯,手感还不错?
尝到了甜头的你一把将它拎了起来,不顾它的挣扎,就开始揉捏着它柔软的毛发。那只猫也被你摸得没脾气,舒服地躺在你的怀里,偶尔发出几个闷闷的鼻音。
就在你快要闭上眼睛的时候,怀中的猫突然站了起来,踩着你的头当做跳板,猛的窜了出去。
只听身后有人夸张的哎呦了一声“我的小心肝小宝贝儿,见到我怎么这么热情呢”
这声音...听起来怎么就这么耳熟呢
你甩了甩发昏的脑袋,转头看去,正好撞上了那双清澈的碧蓝眸子,一瞬间竟是被他眼中那口清泉夺去了魂。
他歪着头,阳光从他的身后照来,却被他凌乱的棕色长发挡住,只能不甘地盘旋于他肩上的羽蛇权杖。
啊...是赛斯
沉默了许久,还是对方先大惊小怪地开口了,“哎呦喂,这不是队长嘛,不好好在中央庭工作,怎么跑到中央城区来了。”
你定了定神,随及摆出一副凶恶的模样,问道,“你怎么不回我消息,你的终端呢?”
赛斯干咳了两声,抓了抓杂乱的头发,试图萌混过关,却看到你仍旧目光如炬地盯着他,只好瘪了瘪嘴,如实交代,“...丢了”
“丢了,丢在哪了!?”
看着你咄咄逼人的样子,他挠挠后颈,偏了偏脑袋,小声嘟囔道,“记不太清了...”
你看了看他委屈的表情,叹气,只好作罢。
“我陪你去找,昨晚去了哪里?”
“真的?”赛斯满脸的惊喜,眉眼间还带了些狡黠。他凑到你身边,轻笑道“大人的夜生活可是很丰富的哦。”
“......我就不该帮你的”
你满脸黑线,转身就要离开,却被赛斯一把抱住了大腿,鬼哭狼嚎道,“我我我开玩笑的!指挥使大人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要是我终端丢了的事被华仔知道了,我下下下个月的工资又要没了QAQ”
你嫌弃地低头看着把鼻涕眼泪抹了你一腿的腿部挂件,默默地在心中给他再打上一个标签,
“败类”


夕阳已是摇摇欲坠,去了好几家酒吧寻终端无果的你伸了个懒腰。偏头去看赛斯时,发现他也在看着你。他笑了起来,笑出一口洁白的牙,那双蔚蓝如海的眸子也饱含笑意,像是晴空下波光粼粼的海面,纯净而又不染风尘。一缕缕棕色的长发也肆意地飘了起来,一瞬间,眼前的人恍若与世隔绝。
他与你在长椅上并坐,温暖的风轻吻着你的脸。你哀怨地瞪了赛斯一眼,后者好整以暇地望着你。
“嘿,指挥使~”他正用一种皮的不得了的语气说着同样皮的话:“我知道一家不错的店(♂),要不要一起啊~~”
你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你有钱吗?”
“这不有你嘛(づ ̄3 ̄)づ”赛斯笑嘻嘻地作势要将手搭上你的肩膀,但被你一脸嫌弃地躲开了。
你看着即将坠落的那轮红日,转头对赛斯道:“走吧。”
“嗯?”他愣了一瞬。
你没好气地敲了敲他的脑袋,头也不回地就向前走:“我请你吃饭。”
你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从他语句中那溢出的喜悦你可以想象到,“哇,队长你真是我的好兄弟!!”
两个人,在被夕阳染红的街道上漫步,长长的影子在身后肆意的摇晃,好不逍遥。



那晚过后,你没有再见过赛斯,你也没有想到,那竟是你与“他”最后的诀别。



你躺在公园的长椅上,现在正值正午,是午睡的好时候,可你却毫无睡意。
那只猫还在你的脚边转悠,被你抱起来,与你的眼睛齐平。
它有很漂亮的眼睛,就像...
你想起了那个午后,那个男孩背对着阳光朝着你笑,在你的心中激起重重波澜。
在你愣神时,它纵身一跃,扑入另一人的怀中。
你下意识地扭过头去,却在看到来人时僵硬了。
他歪着头,阳光从他的身后照来,却被他凌乱的棕色长发挡住,只能不甘地盘旋于他肩上的羽蛇权杖。
赛斯啊...
浅棕的头发张扬在风中,缤纷的花瓣飘拂过他的身周,血腥弥漫中,有一种近乎妖异的美。
你笑了,格外地释然。
[神是不会死的]



“你说什么!?”你心中一惊,拍案而起。
眼前的人好像并没有任何触动,机械一般的向你继续汇报,“神器使,神官赛斯,已活骸化。请指挥使亲自捕获并处理。”

评论(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