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愫

今生花只为当年叶

超短冬巡组的甜(划掉)文

月人又来了
法斯轻盈的跳起来,一个转身快速的用刀斩下了月人的脑袋,整个过程没有一点拖泥带水,是如此的干净利落。
一瞬间,法斯好像在自己身上看到了安库特的影子。
然后她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怎么可能。。我离安库特还差得远呢”
挥了挥手中的刀,像记忆中的安库特那样帅气的别在了腰间。

“安库特。。我努力了啊。。我有变强吗。。。我。。。保护好大家了啊。。”

可是

为什么你不在

没有你的冬天,为什么这么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嘻嘻第一次写,多多关照啦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