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愫

今生花只为当年叶

他们的故事②

☞ 私设注意!

☞ OOC严重!!

☞现代冬巡组!!!

☞幼儿园文笔

ok?

那么继续吧♡

闻言法斯便也不再推辞,安安静静的单手托着脑袋,斜靠在位子上,任由安特库在素描纸上勾画自己的轮廓

趁着着他画画的期间,法斯再次认真端详着安特库他棱角分明的脸庞

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吹弹可破的白皙皮肤,薄薄的唇...在光影之下无不显示出朦胧的美感,赏心悦目

法斯不禁暗暗腹议,这人一定是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
想着就不禁投去了→_→的目光

“那个...小姐?”安特库弱弱的提问
“法斯小姐?”见法斯没有任何反应,安特库提高了声音

法斯猛然从自己的幻想中惊醒
“啊啊?怎么了?”

“那个...为什么您要捏着我的脸呢...”
安特库保持着微笑,指了指法斯正捏着他脸的手

...

...

死一样的静寂

法斯尴尬的咳了一声,松开了手

还真别说...触感意外的好......
这么想着的法斯说道:“那个...很抱歉”

“无碍”

无言

安特库再次打破了这种压抑的寂静

“小姐,我画好了”

法斯接过安特库手中的画,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不是她自夸,画上的人太美了

但是那精致的五官在昏暗的光线下,不知为何显出一种凄美之感

安特库不知何时来到了法斯身边,在她桌边放上了一杯刚调好的酒

他看着法斯楞楞的眼神,笑了
“如何,还满意吗?”

“...嗯”

法斯拿起那杯酒,杯内淡绿色的液体随着她手臂的动作轻轻晃动

法斯问
“这是什么酒?”

安特库笑了一下,露出了银色碎发中好看的眉

“Around the world”
他轻声道


法斯注视着虚空的眼睛迷上了一层薄雾
我歪着头,静静的看着眼前不幸的女人望着那个空位上的Last kiss哭成了泪人

雪下的好大

我恍然记起了法斯曾经说过一句话
“雪很美,但当它落下来的那一刻,就注定要化成水”

身后的啜泣声停了
我转过头去,法斯薄荷色的眸子注视着我

她问我
“不是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

emmmmm
我好像又水了一章...(๑´ㅂ`๑)

冬巡组 他们的故事①

☞ 私设注意!

☞ OOC严重!!

☞ 现代冬巡组!!!

☞幼儿园文笔

ok?

那么继续吧♡

我在酒吧认识了一位奇怪的女士

她总是喜欢坐在吧台的倒数第二个位子,然后留出一个空位,在其上放一小杯Last kiss

她说,她恨一个人
但是当她提起那个人时她的眼中却饱含着浓浓的爱意,和化不开的悲伤

她的名字叫做法斯法菲莱特

这是她的,不,是他们的故事



现在是凌晨1点

酒吧里烟酒肆起 ,各种的色情壁纸贴满了斑驳的墙。炫目的灯光将调情的各色男女的影子和疯狂印在了色彩斑斓的玻璃上

法斯照例的独自坐在吧台的最后一个位置,斜眼睨着那些喝的酩酊大醉,丑态百出的男女们

随手拿起铅笔,在画纸上留下了痕迹--宛如将眼前的场景拓印下来一般逼真的速写画

好似是满意这幅画,法斯晃了晃手中精致的透明高脚杯,里面的液体在灯光下折射出薄荷绿的光辉。她抬起纤手轻轻抿了一口,甜腻的味道在舌尖蔓延开来,她不禁沉醉在这甜美的回味中

“啪啪啪”鼓掌声在她耳边响起

她抬起头,一位穿着酒保服的男人正面带微笑的看着她,他有着白到透明的短发,白皙的肌肤,嘴角那丝笑意以及那如同天使般的容颜令她恍然失了魂

灯束仿佛生性顽劣的孩子,在法斯和这位陌生的男子之中徘徊着

法斯感到她的脸有点发烫

半晌她才张嘴想说些什么,却是他先开口了

“您喜欢Manhaitun(曼哈顿)?”
他的声音很好听,富有磁性,还带着一些大男孩的成熟,略显沙哑

“是的”法斯靠在吧台上,单手慵懒的撑着头

“那您可知道它的...

“失恋时疗伤所用,我知道”
法斯打断了他的话,毫不客气的

气氛变得格外的尴尬

......

也不知是否是想缓解这种为难的谈话方式,男人换了个话题

“您会画画?”他好看的眸子满含笑意,注视着方才法斯手中的那幅速写画

“是的”还是一样冷漠的回答

男人似乎并没有在意,微笑着说道
“小姐画的如此惟妙惟肖,一定是在素描上造诣极深吧,看的我也有些心动了。小姐可否让我为您画一张呢?”

法斯愣住了,半晌她皱起好看的眉,发问:“你不是个调酒师吗,你会画画?”

面前的男人轻轻的笑了,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突然做起来自我介绍:“我叫安特库,职业漫画家”

“至于调酒师嘛...”安特库朝法斯眨了眨眼,“是兼职”

现在是凌晨4点

外面下着纷飞的大雪,仿佛要将什么东西掩埋一般,在毫无行人的道路上积得很高很高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多年后,法斯如是回忆道





___________________

看完的人就请给我一个小心心吧♡

瑞金 ♡ 圣诞(短片)

今天是圣诞夜

雪轻轻的下着,霓虹灯映的所有人的脸上都笼上了一层光辉,让人不禁感到一种不真实感

格瑞独自站在人来人往的大道上
他抬头望天,呼出白气,跺了跺脚

他在等金

“嘿,格瑞!”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格瑞正欲扭过头,就被措手不及地扑了个满怀

胸口突如其来的温暖,他的心猛的跳慢了一拍
“...金,放手”
半晌他低头,无奈的看向身前毛茸茸的脑袋

金一尘不染的,碧蓝的眸子与他的眼睛正好相撞

金眯起眼睛,对格瑞咧起一个暖暖的笑脸,露出了一颗小小的虎牙

格瑞变扭的转过头,耳尖不可觉察地飘上一丝绯红

金红通通的小脸凑了上来,他紧握的小手在格瑞的脸前挥来挥去,吸引格瑞的注意

“这是...什么?”格瑞一把握住金的手

“嘻嘻”金摊开手心,献宝似的捧给他看

那是一个鹅绒的缎面小盒

格瑞接过它,他打开盒子,轻轻的取出了一根项链,是金色的,在霓虹灯下放出璀璨的光辉
金笑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手指了指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的胸前的项链,是同款的

金踮起脚尖,吐出的热气喷在了格瑞的右耳

他用很小很小的声音说

“圣诞快乐,格瑞”

不知道为什么写的文一直被删QAQ
被迫无奈只能发图了
凑活着看吧(ಥ_ಥ)

瑞金 狩猎森林①

☞ cp瑞金
☞ 幼儿园文笔
☞ 私设注意

OK?那就继续吧~

“唔...”金抓着头,努力的想要去看懂出现在他眼前的那一行行令他头疼
的文字

“...”
“...呼...zzz...zzz”

然后...他又睡着了
嗯,标准结局

“请按下确认键,请按下确认键..”直到冰冷的机械音不知重复了多少遍,金才猛然惊醒,擦了擦口水,毫不犹豫的按下了不断闪烁的确定键

屏幕快速闪了闪,然后熄灭

金只捕捉到了“猎物”,“狩猎者”,“逃跑”这些字眼,还来不及思考这是什么意思,他就被传送到了一片森林

这是夜晚的森林,很安静,月光透过树叶斑驳的照在地上,给大地罩上了一层白色的光辉

“滴滴”金手上的显示器突然自动打开

金歪着头,艰难的一字一句读了出来
“猎物:金,狩猎者:???,请您尽快逃跑,请勿被狩猎者捉到,祝您游戏愉快= ̄ω ̄=”

“哈?!猎物??狩猎者???什么鬼东西?”金看的一头雾水“总之,就是要逃跑就好了吧!”

“滴滴滴!滴滴滴!”显示器突然发出刺耳的叫声,吓的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金慌张的看着屏幕上的“狩猎者”一栏闪烁着红光
“难道是狩猎者要来了??”

金眯起眼睛,蓝色的眸子环顾四周,刚刚静谧的森林现在看起来危机四伏

“沙沙沙,沙沙沙”一旁的灌木丛中突然发出了声响,金半蹲,双手开始蓄力,随时准备发出攻击

...灌木丛突然安静下来,然后从中窜出了一个人影

显示屏叫的更大声了

金手中金光大盛,“矢量...”

“金,是我”那人突然开口了

熟悉的声音让金的动作停了下来,“诶诶,是格瑞?”

“嗯”那人从阴影中走出,柔和的月光照在他的脸上,的确是格瑞

一看到是格瑞,金放松了下来
“啊,是格瑞就好啦”他笑着跑过去

“格...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啊啊,这个实在是太烦了”金抬手正欲关掉它,忽然,他的笑容凝固了

闪着红光的显示屏上,原本空白的“狩猎者”一栏中现在显示出了名字

狩猎者:格瑞

未完

——————————————————
喜欢的就关注吧= ̄ω ̄=

冬巡组甜文·改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把安特库写成安库特了QAQ啊啊啊好羞愧啊(´இ皿இ`)
谢谢纠正~~@江枫喻火
现在改回来啦,请安心观看_(:_」∠)_

“呼,终于完成啦!”法斯抹了一把根本不存在的汗,很是满意的看着眼前这个透明的庞然大物。

“喂喂,安特库!”法斯朝后方挥挥手,“你也来看看嘛~”

“大早上的叫什么”安特库无奈的掏着耳朵跃到法斯身边。但当他看到那个巨大的不明物体时他本就没什么表情的脸瞬间凝固了。

法斯“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这是。。什么”安特库单手扶额,真是个孩子气的家伙。

法斯骄傲的抬起胸口“哼哼,这当然是伟大而又帅气的法斯大人亲手雕刻的安库特的冰雕像啊。。。等等等!!哇啊啊别打我啊安特库QAQ”(请自行想象冰雕的样子= ̄ω ̄=)

“给我站住!!法斯!!!”安特库咬牙切齿的举起手中的刀,向法斯扑去。

“哇啊啊啊啊,杀宝石啦!!!金刚老师快救救我!!!”

“该死的快给我站住,不准去找老师!”

。。今年的冬天真是热闹啊。

深夜,法斯猛然从梦中惊醒,一行金色的合金泪从眼中落下。

她抬起头,薄荷色的眸子直愣愣的盯着那个装着透明液体的盆子。

“安特库。。”

“你怎么还不回来。。”

是谁在夜里哭的撕心裂肺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冬巡组】写给你的信


安特库,你还好吗。我现在变的强大了,可以独自击杀月人,还救回了不少伙伴,可是并没有发现你的踪迹也真是抱歉呢。

如果当时的我有这么厉害的话,就可以和你并肩作战了吧,也就不用再让你费心去找什么合金了,大概...你也还在我的身边骂我笨蛋吧。

来讲讲现在的事情吧,现在是春天,安库特一定没见过吧。虽然你总是说冬天有冰晶花,但是其实你也很想看吧。嗯...如果你还在我身边的话就好了

还有啊...安库特,我的记忆好像开始不断丧失了。他们都说我忘了很多事情。我...好害怕,万一我有一天忘了关于安库特的一切怎么办...没有安库特的我...该如何活下去...

......

安库特...在我忘记关于你的一切之前...请允许我说一句:

“我爱你,永远永远

愿这份爱永恒”

                                  --法斯法菲莱特




冬巡组小甜文= ̄ω ̄=


“呼,终于完成啦!”法斯抹了一把根本不存在的汗,很是满意的看着眼前这个透明的庞然大物。
“喂喂,安库特!”法斯朝后方挥挥手,“你也来看看嘛~”
“大早上的叫什么”安库特无奈的掏着耳朵跃到法斯身边。但当他看到那个巨大的不明物体时他本就没什么表情的脸瞬间凝固了。
法斯“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这是。。什么”安库特单手扶额,真是个孩子气的家伙。
法斯骄傲的抬起胸口“哼哼,这当然是伟大而又帅气的法斯大人亲手雕刻的安库特的冰雕像啊。。。等等等!!哇啊啊别打我啊安库特QAQ”(请自行想象冰雕的样子 ̄ω ̄)
“给我站住!!法斯!!!”安库特咬牙切齿的举起手中的刀,向法斯扑去。
“哇啊啊啊啊,杀宝石啦!!!金刚老师快救救我!!!”
“该死的快给我站住,不准去找老师!”

。。今年的冬天真是热闹啊。

深夜,法斯猛然从梦中惊醒,一行金色的合金泪从眼中落下。
她抬起头,薄荷色的眸子直愣愣的盯着那个装着透明液体的盆子。
“安库特。。”
“你怎么还不回来。。”

是谁在夜里哭的撕心裂肺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超短冬巡组的甜(划掉)文

月人又来了
法斯轻盈的跳起来,一个转身快速的用刀斩下了月人的脑袋,整个过程没有一点拖泥带水,是如此的干净利落。
一瞬间,法斯好像在自己身上看到了安库特的影子。
然后她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怎么可能。。我离安库特还差得远呢”
挥了挥手中的刀,像记忆中的安库特那样帅气的别在了腰间。

“安库特。。我努力了啊。。我有变强吗。。。我。。。保护好大家了啊。。”

可是

为什么你不在

没有你的冬天,为什么这么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嘻嘻第一次写,多多关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