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愫

今生花只为当年叶

薛洋

他愣愣地盯着那片殷红,许久,竟是忽然笑了起来。

他笑得煞是疯狂,面目狰狞,身体止不住的剧烈颤抖,好像要把全身的力量都耗尽于此,天地为之色变,条条雷龙翻于滚滚黑云中。

一阵笑后,他低下头,双手覆于脸上,喉结上下耸动,从深处发出了一声沙哑的嘶吼,如同野兽濒死前的呜咽。

许久,他才仰头看向躺在血泊中的人。

“道...长。”
他像醉汉似踉踉跄跄地走到他面前,蹲下来,伸出微微颤抖的手,环抱起了他。

“不准离开洋洋...”

一滴水渍,从他眼角滴落。

他笑了,露出了尖尖的虎牙,像个得了糖的孩子。

如梦[白起向]

混更~~
特别特别短小
不喜勿喷



祝食用愉快(๑´ㅂ`๑)









他抱着双臂,半个身子倚在树上,大概是如火的夕日倒映于如同琥珀般干净纯澈的眸子中,平日里桀骜不屈的模样,竟是随这微风如沙散去,只留下当年那般孜然一身的少年。

半垂的双手触到了身后斑驳的树干,那是一棵年事已高的银杏老树,从他记事时就长得郁郁葱葱。年少时他总喜欢站在高高的树枝上,无言地眺望远方没有边际的碧色,或是仰头对上那抹深秋午后的阳光,冰冷而又不带着任何的色彩。就像他一样,眼底的那层永不为任何人溶化的冰霜,总是让别人退避三舍。而他们不曾知晓的是,深藏于万丈冰封下的,是他不曾吐露的真心。

他那双布满老茧的手轻抚银杏树同是伤痕累累的身躯,曾经,似是有这么一双年幼的手也如此,用他稚嫩的手掌紧贴着还新的树皮。时光如梭,一大一小的手掌便重叠起来,过去的稚嫩蜕变出今日的老成,而他却依旧还是那个他。

他回想起曾经无家可归的他在空无一人的夜路中徘徊,在一片茫茫中只有飞蛾的扑闪翅膀的扑棱声和撞击灯罩的嗡嗡声回荡。他回过头,看到影子被昏暗的光拉的很长很长。

在漫长的夜里,只留他一人独自迷茫。








突然的脑洞ヽ(゚∀゚)ノ

咳,半夜睡不着的时候就突然想起很早很早之前就想写的文。 万能执事幽桐(男)×指挥使(女)

设定是幽桐在小时候被指挥使收养,然后就因为其温柔可人长得还俊(喂),就阴差阳错地成为了指挥使的管家(???说好的执事?)
接下来就是一如既往的日常,指挥使就这么渐渐爱上了幽桐(!!!),幽桐也如此这般的被指挥使的傻乎乎所感染,逐渐找回自己真正情绪,能够坦诚地与人相待的奇妙幻想故事。

名字还没想好,emmm有想法的可以评论区见

欢迎大家来找我讨论(๑´ㅂ`๑)

接下来是引子~~感兴趣的就看一下吧









他一头耀眼的金发,与之相反的是半闭的同色双眸,在烛火微微的暖橘中折射出晦暗的光。双手半垂,若不是他遍布伤痕的纤细玉指正在颤抖,你会以为在你眼前的是一个极度仿真,没有呼吸的人偶。

你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幽...幽桐?”
你听到自己小心翼翼地发问。

眼前的人在听到自己的名字时,微微抬起了头,露出精致的五官。随及像机器一般缓缓扯出了一个礼貌而又谦和的微笑。
就像坠落凡间的天使一般。

“您好。”
他的声音清澈温和。

可为什么...你的眼中却没有笑意呢。

[永七]赛斯×男指挥使

写完作业发现整个寒假就码了一篇文...
于是就出现了这一篇
皮皮赛真的好,我的苟王

不要问我为什么写刀子

我就喜欢就虐你们(丧心病狂)





————————————————————

[神是不会死的]
他歪着头,阳光从他的身后照来,却被他凌乱的棕色长发挡住,只能不甘地盘旋于他肩上的羽蛇权杖。
看不见他的脸,你不知为何扭过头去,感到温热的液体从你眼眶中滑落。
一定是因为阳光太耀眼了。






好久没见到赛斯了。
你无聊地躺在中央城区的长椅上,无视了因被侵占了领地而气得原地转圈的那只棕色长毛猫,霸道地占据了整个长椅,在树荫下昏昏欲睡。
什么嘛,特意向晏华请了半天假来找赛斯,竟然还不在。你不满地眯着眼睛,看着手中还未有回复的终端,报复性地狠撸了一把还在转圈的那只傻猫。
嗯,手感还不错?
尝到了甜头的你一把将它拎了起来,不顾它的挣扎,就开始揉捏着它柔软的毛发。那只猫也被你摸得没脾气,舒服地躺在你的怀里,偶尔发出几个闷闷的鼻音。
就在你快要闭上眼睛的时候,怀中的猫突然站了起来,踩着你的头当做跳板,猛的窜了出去。
只听身后有人夸张的哎呦了一声“我的小心肝小宝贝儿,见到我怎么这么热情呢”
这声音...听起来怎么就这么耳熟呢
你甩了甩发昏的脑袋,转头看去,正好撞上了那双清澈的碧蓝眸子,一瞬间竟是被他眼中那口清泉夺去了魂。
他歪着头,阳光从他的身后照来,却被他凌乱的棕色长发挡住,只能不甘地盘旋于他肩上的羽蛇权杖。
啊...是赛斯
沉默了许久,还是对方先大惊小怪地开口了,“哎呦喂,这不是队长嘛,不好好在中央庭工作,怎么跑到中央城区来了。”
你定了定神,随及摆出一副凶恶的模样,问道,“你怎么不回我消息,你的终端呢?”
赛斯干咳了两声,抓了抓杂乱的头发,试图萌混过关,却看到你仍旧目光如炬地盯着他,只好瘪了瘪嘴,如实交代,“...丢了”
“丢了,丢在哪了!?”
看着你咄咄逼人的样子,他挠挠后颈,偏了偏脑袋,小声嘟囔道,“记不太清了...”
你看了看他委屈的表情,叹气,只好作罢。
“我陪你去找,昨晚去了哪里?”
“真的?”赛斯满脸的惊喜,眉眼间还带了些狡黠。他凑到你身边,轻笑道“大人的夜生活可是很丰富的哦。”
“......我就不该帮你的”
你满脸黑线,转身就要离开,却被赛斯一把抱住了大腿,鬼哭狼嚎道,“我我我开玩笑的!指挥使大人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要是我终端丢了的事被华仔知道了,我下下下个月的工资又要没了QAQ”
你嫌弃地低头看着把鼻涕眼泪抹了你一腿的腿部挂件,默默地在心中给他再打上一个标签,
“败类”


夕阳已是摇摇欲坠,去了好几家酒吧寻终端无果的你伸了个懒腰。偏头去看赛斯时,发现他也在看着你。他笑了起来,笑出一口洁白的牙,那双蔚蓝如海的眸子也饱含笑意,像是晴空下波光粼粼的海面,纯净而又不染风尘。一缕缕棕色的长发也肆意地飘了起来,一瞬间,眼前的人恍若与世隔绝。
他与你在长椅上并坐,温暖的风轻吻着你的脸。你哀怨地瞪了赛斯一眼,后者好整以暇地望着你。
“嘿,指挥使~”他正用一种皮的不得了的语气说着同样皮的话:“我知道一家不错的店(♂),要不要一起啊~~”
你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你有钱吗?”
“这不有你嘛(づ ̄3 ̄)づ”赛斯笑嘻嘻地作势要将手搭上你的肩膀,但被你一脸嫌弃地躲开了。
你看着即将坠落的那轮红日,转头对赛斯道:“走吧。”
“嗯?”他愣了一瞬。
你没好气地敲了敲他的脑袋,头也不回地就向前走:“我请你吃饭。”
你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从他语句中那溢出的喜悦你可以想象到,“哇,队长你真是我的好兄弟!!”
两个人,在被夕阳染红的街道上漫步,长长的影子在身后肆意的摇晃,好不逍遥。



那晚过后,你没有再见过赛斯,你也没有想到,那竟是你与“他”最后的诀别。



你躺在公园的长椅上,现在正值正午,是午睡的好时候,可你却毫无睡意。
那只猫还在你的脚边转悠,被你抱起来,与你的眼睛齐平。
它有很漂亮的眼睛,就像...
你想起了那个午后,那个男孩背对着阳光朝着你笑,在你的心中激起重重波澜。
在你愣神时,它纵身一跃,扑入另一人的怀中。
你下意识地扭过头去,却在看到来人时僵硬了。
他歪着头,阳光从他的身后照来,却被他凌乱的棕色长发挡住,只能不甘地盘旋于他肩上的羽蛇权杖。
赛斯啊...
浅棕的头发张扬在风中,缤纷的花瓣飘拂过他的身周,血腥弥漫中,有一种近乎妖异的美。
你笑了,格外地释然。
[神是不会死的]



“你说什么!?”你心中一惊,拍案而起。
眼前的人好像并没有任何触动,机械一般的向你继续汇报,“神器使,神官赛斯,已活骸化。请指挥使亲自捕获并处理。”

[永七] 幽桐×女指挥官

无题

emmmm写这篇文的起因是发现没什么人写幽桐战斗时的样子呐(每次看幽桐战斗时就一脸花痴样的我很不满( •̀∀•́ ),所以就ooc了一下啦ヽ(゚∀゚)ノ,话说我也没写太多幽桐战斗的模样吧..)

本来想写幽桐×男指挥使的,但是写着写着就...
你们懂的(ಥ_ಥ)

有那么点意识流

反正,祝食用愉快啦~~




他低下头,修长的手指附上甘狄拔,指尖轻轻弹拨,金色的箭雨就如流水般倾泻而下。
“降临吧,箭之雨”
一时如繁星坠落,星光闪烁,宛若那时他倒映着星空的双眸。



“指挥使, 指挥使 ?”
“呐呐,指挥使桑?”
你这才回过神来,眼前的人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你,强烈的注视感使你不自在地偏移了视线,过了半晌你才平稳心境,开口问。
“幽桐...怎么了吗”
闻言幽桐轻笑了起来,你偷偷的侧眼瞄了一下他的笑颜,又立刻偏转头去,装作无事发生的模样。
“啊啦,您也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可是说好了要一起去中央城区巡查的哦”
看到你如梦初醒的样子,他无奈地露出了宠溺的笑,“指挥使迷迷糊糊的这一点也很可爱呢”
你“嘭”的一下红了脸,支支吾吾地推着幽桐就这么出了中央庭。

现在正值夏季,你一边进行巡逻,一边抬手压低宽大的帽檐,避免阳光照到自己裸露的皮肤上。你愤愤舔了一口幽桐买的抹茶冰淇淋,抱怨着这热的要命的天气。幽桐没有附和,只是微笑着,温柔地侧身帮你拭去了嘴边没吃干净的冰淇淋,似乎还微微用指腹摩擦了你微红的脸颊。只听他笑着问为什么你的脸这么红,你支支吾吾地说是因为天气太热了,抬眼看见了他眼中止不住的笑意。
你有些局促地转移了视线,大道上尽是出来约会的情侣,一个个挽着手,亲密地调笑着。你的目光锁定在了他们十指相握的手上,脑里浮现出了你身旁的人,又不禁面红耳赤。
正胡思乱想中,你垂在身侧的手好像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触摸了一下,你扭过头去,看见了幽桐那绚烂的金色眸子中流露着一种不知名的感情。
“可以吗?”
你听到他轻轻的问。
哈?你有些懵,但这似乎被幽桐理解成了默许。
......
他牵起了你的手。
你瞬间僵硬了,任由着幽桐牵着你的手在人流中穿梭。
他的手很大,节骨分明,被握的很有安全感,摸起来却是软软的,手心也没有作为一位弓手必有的茧。还带着丝丝凉气,在炎炎夏日摸起来也令人感到舒适。
你抬起微红的脸,看着他的俊美的侧脸,在如愿引来前者询问的目光后,你清清嗓子,刚想张嘴说些什么,前方就爆出了一阵凄惨的尖叫声,把你刚想说的话堵在了喉咙里。
你们同时往前方看去,也几乎是同时,远处的那幢高楼轰然崩塌,伴着黑色的雾气,一群怪物蜂拥而出,又引来一阵尖叫。
是黑门!

你感到幽桐握紧了你的手。
“队长。”他呼唤你的名字,向前踏了一步,甘狄拔正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我先去保护人们,队长就先去联系晏华,带一点人手过来。”
“不行!”你猛的拉住他的衣袖,力气大的连自己都惊讶,“你一个人太危险了,还是...”
“队长。”同样的话,又带了些劝说的意味。他伸手摸了摸你的头,露出了温柔的笑,“我不会有事的,我发誓。”
你眼睁睁地看着幽桐的身影一个转身消失在风中,再也无处可寻。
你感到有什么落在了你的手心,你低头,金色的光在泪眼中变得朦胧。
那是一片银杏叶。

你按照幽桐所说的做了,但当晏华带着其他神器使到达中央城区时,你却只看到了他冰冷的活骸化尸体。他曾经与你相牵的手现在已经布满了可怖的紫色结晶。雷切尔遗憾地对你摇摇头,低声安慰你道:“他一定战斗到了最后一刻。”你的眼睛忽然模糊了,眼泪挣扎着涌出了眼眶,你忍不住地哽咽,泪珠止不住地往下淌。

“喂...幽桐,你食言了”

你用颤抖的双手将那片依旧是金黄的银杏叶放在他的身前,倾身在他微微翘起的嘴角印在一吻。

你想起了他战斗时的姿态,是那么的耀眼。

我永远喜欢濑由衣 jpg.
她是天使啊
吹爆(づ ̄3 ̄)づ

[永七]失眠 (幽桐向)

当幽桐醒来时,是半夜,窗外正下着雨
断断续续的雨声仿佛声声敲在他的心上,他感到了一丝烦躁
雨势虽小,却扰得人不得安宁

他翻身下床,踢踏着拖鞋走进浴室,镜子里的自己看上去很是憔悴,他暗暗觉得好笑,抬起手捋了捋一撮翘起来的金发

浴室里传来的水声盖过了淅淅沥沥的雨声

洗了澡,浴室里烟雾弥漫,幽桐擦着头发,宽大的浴袍裹在他的身上,一小块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锁骨隐隐暴露在空气中

他游离着目光,将毫无焦距的眼神投向了还留有他余温的双人床上,床头的相册反射出淡淡的光。像是不想打扰相片上的人似的,他轻轻地关上了门

偌大的屋子,大概是由于缺少生气而格外阴森。尽衣着浴袍的幽桐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寒战,随后才想起来自己已是神器使,感觉不到寒冷,便自嘲地笑了笑,却不自觉地裹紧了身上的衣物

反应回来时,他已站在巨大的落地窗户前,俯瞰着这座城市无比绚烂的夜景,沾满了雨珠的玻璃倒映出面前的男人的忧郁脸庞,夜空中闪烁着的星幕与他的脸重叠,映得他的双眼如同宝石一般闪闪发光。他伸出手,好似要去触碰眼前的“自己”,却伸到一半,仿佛害怕着什么似的犹豫着停住了这个无比简单的动作。
他的双手最终还是无力地垂在了身体两侧,纤长的睫毛在眼前投下一片阴影

他开口了,明明很轻,却在这空旷的房间里回响了很久
“明明...连人类都不是”

再次抬起头时,眼前的男人已经恢复了平常那副令无数少女所倾倒的温和的笑容,略长的金发无风自动。就像战斗中的他那样耀眼,他记得指挥官曾经一脸激动地如此说过

他就这么站着,直到城市中的点点繁星被太阳的光辉所掩盖










躺在病床上突然的脑洞(๑´ㅂ`๑)
看完的给我一个小心心吧♡

日常,日常? (大概是个刀)


“哒,哒”
出久的手指正轻敲着方向盘
双眼无神的凝视着眼前正在变换的红路灯

耀眼的红色光芒好似当时满地的血
鲜红的,暗红的,还有已经凝固的黑紫色

“哒,哒”

红灯的倒计时宛如死神的倒计时
随着数字的变化,他逐渐紧张了起来

“哒哒,哒哒”

耳边响起了那阴冷的似曾相识的话语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英雄人偶,来吧,堵上你所珍视的一切!”

出久握紧了方向盘,关节泛白

鲜红的数字变换
5...
4...
3...
2...
1...

眼前的血红消失不见,在片刻的漆黑后,明晃晃的绿色映的他的眼睛有些疼

未反应过来的出久被身后刺耳的喇叭声吓的一个激灵

仿佛从梦中醒来,他如梦初醒地踩下了油门

绿色的甲壳虫在这座城市的道路上奔驰

他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还是日常的生活,走进事务所就可以看见总是臭着脸地叫我废久的小胜,温柔的轰同学,可爱的丽日酱,还有...

诶?
他的眼前突然模糊了
“哒,哒”
手指习惯的敲起了方向盘

“哒,哒”

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将他包围

“哒,,哒”

“哒”








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身体好重,连一根手指也抬不起来

他无意识地抽了抽鼻子
一股浓浓的消毒药水的气味

耳边好像有人在说话

“英雄人偶?就是他啊”

有人在窃窃私语
“好可怜啊,才刚当上NO.1就遭遇了这种事”
“是啊是啊,好像除了他,其他的英雄都...”

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小

什么都听不到了

他的身体好像泡在水里
毫无温暖可言的水刺激着他的大脑

恍然见他好像看到了什么零碎的画面

红色,被染红的大地,同伴们的尸体,还有远处笑的猖狂的黑影

黑压压的天空,压迫的他几乎窒息

倾盆的大雨,正刷洗着同伴的鲜血,还有自己的

血流成河










“只有这样了吗...”
出久的主治医生摘下口罩,担忧地看着治疗室中只有靠着呼吸器才能勉强存活的出久

这才是真正的日常啊,出久


他们的故事③


☞ 私设注意!

☞ OOC严重!!

☞现代冬巡组!!!

☞幼儿园文笔

ok?

那么继续吧♡

“Around the world...”
她扬起嘴角,心情愉悦

窗外
灯光悠闲地流洒下来,落入大地、土壤,而道路上却没有行人,也许由于正值凌晨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法斯和安特库渐渐熟络了起来
她成为了酒吧的常客

法斯总是会在每一天的深夜来到
而安特库也会微笑着递过去一杯早就调好的酒,然后说一声“晚好”

“好似一对老夫老妻的相处方式呐~”

这是酒吧服务员戴亚挽着她的男朋友兼同事波尔茨一脸甜蜜地说的

无言,但默契

他们会聊很多
可能会讲天文地理,却又时常与邻居友人等扯上关系

讲到可喜之处总是相视着捧腹大笑,悲伤时又互相为热泪盈眶的对方递上纸巾

他们会聊鸡尾酒的品种,会谈到最近热门的歌曲,提起某家的太太又与某家的先生有了什么暧昧...

法斯吐出一口白雾,薄荷色的眼中满是对过去的向往

“真的...很开心啊”

在互相了解了后,安特库提出一同去户外写生

“诶诶,写生吗”
法斯瞪大了眼睛,薄荷的眸子中倒映着安特库微笑的神情

安特库点了点头

“没错,法斯你有空吗”

在经过法斯的强烈抗议后,安特库不在一口一个“小姐”地叫了

见法斯没有反对,安特库就打开手机,打开相册,将一张图给法斯看

“这里是...绪之滨?”
法斯凭借着记忆认出了这个地方

“是的”
安特库收回手机,笑着说道
“这里很安静,是个写生的好地方”

在商量好了时间后,已是早晨,太阳从地平线上探出了头

她准备回去了

法斯推开了酒吧的门

寒风扑面而来

经过一夜大雪,城市的房顶上积起了一层厚雪,望出去,就像连绵起伏的雪山

法斯缩了缩脖子,裹紧了围巾,朝着初升的太阳走去

直到看着那小小的人影被阳光吞噬,安特库才移开了目光

厚厚的积雪在金色的光芒下开始融化

这是最后的冬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医院码的字,吸鼻涕ing

又感冒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码出④来

难受(ಥ_ಥ)

爱你们♡
祝我早日康复(๑´ㅂ`๑)